澳门太阳城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 新闻资讯Industry information

    融媒体时代下“文创+”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各个产业才是正道

    来源:澳门太阳城 作者:太阳城娱乐 时间:2018.12.23

      12月22日,以“智瞰·未来”为主题的2018中国创投新生态峰会暨第三届金投榜颁奖盛典在海口拉开帷幕。本次峰会由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海口市人民政府主办,起风集团承办,天道创服集团、海南慧苑科技联合承办。

      作为2018年第四届海南“互联网+”创新创业节的主题活动之一,海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成员、省总工会主席陆志远,第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蒋正华,原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国际商会副会长王锦珍,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副厅长陈万馨等各级政府领导出席峰会,并对海南自贸区(港)的建设提出了建言和期待。

      会议上进行了“融媒体时代的文创产业机遇与变革”主题圆桌论坛,由起风资本创始合伙人马可元担任主持人,信中利董事总经理刘朝晨,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邵振兴,当代置业首席投资官吕晓彤,金慧丰投资创始合伙人周丽霞,晟道投资CEO薛宇宁,熊猫传媒创始人申晨一起,结合自身在文创产业投资与创业中的实践与思考,全面论证融媒体时代的文创产业机遇与变革。

      马可元:去年4月份,中宣部的一纸新政导致很多文创企业在一级市场,包括二级市场的融资、重组并购基本被叫停,崔永元老师的实线%以上。接下来新的政策等多维因素都会影响到文创行业的发展。各位认为未来3-5年哪些因素会影响到文创赛道的发展?

      刘朝晨:中国大环境里做文创,第一核心还是政策,尤其是未来3年之内,政策的把握可能是非常关键的。第二是科技,谈“文创”就必须谈到了“创”这个字,科技的赋能提升了融媒体的内容质量以及创新模式,从这几年在内容上的原创可以看到,不光是局限于线上,从文创产品和用户的到达方面,也通过无线互联网快速缩短了距离,以及内容线下的IP延展。

      邵振兴:从过去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在经济下行的过程中,文娱领域是一个会获得更高增长的领域。为什么在中国大家感觉到目前文创行业跟其他行业一样是寒冬呢?第一个原因是此前已经在二级市场上市的所谓的文创企业更多的是传统企业。这个当然跟二级市场的审核机制有关系,过去还是以制造业为基础的资本市场,一级市场投的更多是偏互联网、偏创新、偏具有驱动或者是模式的项目。目前看起来,国内的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传导机制,或者是资本形成的路径还没有打通。在这个背景下,二级市场的去泡沫、去杠杆直接在形式上影响到了了其的发展,这跟资管新规也有一定的关系。

      整体来讲,我个人对文娱行业的未来相对乐观一些。从驱动因素来讲,三年前并没有发生太大本质的变化。我喜欢从四个纬度看,分别是社会、科技、经济、政策。

      政策放在最后,因为政策对行业的影响并不是决定性的。目前,推出的一系列跟文化相关的政策,包括过去针对版权的一系列的行动,这些政策对于行业发展都是利好的,因为这些政策打击了过去的很多形态,所以给大家带来的感觉是影响到了行业发展。

      第一个是社会,要从跟社会结构相关的人口学说起,大家几年前会讲90后崛起,现在可能会更加关注95后、00后,几年前大家会看新中产,但如今新中产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大家反复提到的一二线、三四线市场的升级也好,降级也好,我个人认为都是跟社会结构发生了变化有关。

      科技我就不多讲了,5G也好,人工智能也好,在文娱行业渗透的越来越深,而且新技术的融入会使得这个行业未来出现更多形态,这一点从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应用而出现的文娱大投资浪潮便可以预见。

      谈及经济结构的变化,未来的经济发展必然是依靠消费的,当然现在P2P、互联网金融业出现了很多变化,但是,不得不说,基于消费信贷的消费是未来一个大的趋势,也是未来中国经济非常重要的支柱,消费里面肯定会包括跟精神层面相关的文娱方面的消费。我个人认为,未来对于整个行业影响最大的应该是社会和科技这两个因素。

      吕晓彤:2015、2016年的时候,很多投资人找我,问我当代秣马项目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我说是一个住宅项目,他说不是住宅项目,我说是住宅+商业的项目,他说不对,你要把它拆出来,它是文创项目,这样就值40倍市盈率了。

      不要以为我说的这句话是一个正面,刚才两位说的文化产业本身是不应该有寒冬的,但任何的痛苦和挫折都来自于一个挤泡沫的过程。我刚才说的过程是一个典型的挤泡沫的过程,你的项目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本质上来说是项目的增长速度决定的,但是,之前投资人不管,只要赋予其一个文创概念就值40倍,这没有逻辑。

      二级市场也是这样,很多影视公司本质是一个投资公司,和很多在座的VC/PE没有区别,VC/PE在二级市场怎么估值呢?为什么变成一个文化类的概念就享受那样的估值呢?这是很多痛苦的源泉。

      第二个纬度,文创产业本质上应该进入到文创+,跟互联网+一样。文创应该给各种各样的产业赋能,我们的主业是地产,是急需产业赋能的,典型的地产空间也能够给文化产业赋能。这个角度来说,文创产业应该挤掉泡沫回到理性的估值,回到给其他产业赋能的趋势上。不要单纯的谈文创时谈文创,谈文化时谈文化。

      周丽霞:过去几年,我一直认为这个行业的水很深。回过头发现,投的项目有不少项目也可以划到文创的影子,包括餐饮、地产、电影等。

      这几年中国的电影虽然票房卖的很快,但是跟欧美国家相比差距还非常大,这个差距到底出在哪?去年春节的时候,战狼2突破了中国的票房记录,但是在美国公映的时候只达到了200万美金,还没有卧虎藏龙的票房高。我们分析一下,美国好莱坞的电影本身是一个生态链,票房只占到20%的收入,背后利用电影IP做产业链的延伸,给整个行业带来的附加值非常高。所以,说到文创这个领域,我真的觉得未来的空间非常大。我们作为投资人,更多的要看赛道,要看空间。

      薛宇宁:去年我进行了两个文化项目的投资,一个是全网点击率第一的爆走漫画,另一个是一个大股东是人民网的影视企业。首先从政策的角度来讲,偏左的政策极大的压制了文化产业的发展。

      其次是经济,刚才讲的一个点我不是很同意,即“经济衰退的时候,文化行业会好”,这在我最早入行做投资的时候,当时想要投文化的时候有人跟我讲过这个观点。从电影来讲,经济不好,大家看电影的钱肯定会变少,哪怕是比旅游要花钱少,但是,也是一笔较大的支出,想想不如回家看电视,所以文创行业在经济衰退时不会好的。

      第三个是资本行业,估值泡沫太高了。如果中国的文化行业还是以从前的作坊形式做,估值不应该这么高。如果是工业化的模式,估值应该是1-2倍的市盈率,。要转型的话怎么样呢?科技是一个转型的方向,其次是赋能,第三从纯文化的角度来讲,一定绕不开工业化。

      申晨:说两个补充的点,第一个点,这个世界应该给文创创新更多容忍度。五年前,单霁翔院长做故宫院长的时候大家都说你们在歪曲历史,你们做了这么搞笑的雍正。单院长说,如果现在不能用年轻人的方式跟年轻人讲历史,这代年轻人将失去历史。我觉得说得有道理,现在有太多的创新的文创受到了质疑。

      第二,投资应该更多看营销数据。很多人问我们投项目的方法论是什么?只有一个点,能不能卖得好。我们本身是做内容营销的公司,只从消费者判断能不能卖得好,卖得好就投,没有那么多高大上的想法,效果也还不错。

      马可元:各位在刚才分析了当下的形势,接下来我们再展望一下未来,大家觉得2019年文创的赛道上会有哪些好的投资机会,给在座的文创创业者提出一些发展建议。

      刘朝晨:我们讲文创时要讲两块,一块是内容的内生性的东西,第二块是延伸性价值。在未来几年,在内容创作上把握的力度肯定是重中之重的,包括表现之形式。但是,机会在哪呢?是在外延。刚才讲到一个是科技,第二点是融合,融合跟我们的生活消费相关的行业。

      过去几年,我讲整个投资理论就两个主线,一是科技产业升级,二是消费升级。但是,现在我坚定的站在科技产业升级这一块。这几年我们在新能源、高端制造领域做了几个基金,花了很多精力。但是,我现在对消费升级打比较大的问号,好在一点,中国现在还有机会,就在于我们最大的市场,我们中产阶级的人口已经超过了盟国。

      为什么说现在要回归,感觉到未来几年反而有机会,这个机会在于整合,也就是说,市场在未来的12-18个月之内会有一大批公司死掉,终于有一个机会把行业进行重新梳理,但是,能彻底改变吗?很难。

      天使VC最重要的是对未来3-5年的判断,而且要不断的进行修正。如果谈到PE阶段,现在面临新的机会是产业整合,产业既可以纵向,也可以横向,机会在哪?文创行业无论是平台结构、内容结构、影视出版,还是动漫、音乐等领域,都在进行大波的洗牌,这个时候最考验投资人的能力,不是投资能力,反而是投资人对产业的深刻理解,包括在产业里面能够进行新的整合,与生活消费领域的更多其他行业进行融合赋能的增值性能力。

      邵振兴:人类和生物的进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环境和气候的变化,同样放到微观的或者是中观的行业上也是如此,外部的变化会加速这个行业内部微观单元的净化或者是淘汰。简单的讲,我个人认为有三大类投资机会,第一类是传统行业工业化的机会,这一波相当于是倒推行业必须要进入到工业化时代。

      第二类,我个人认为是短内容和社交结合产生的或者是沉淀的社交资产进行商业化变现的机会,这个商业化变现伴随着过去几年快速崛起的一系列互联网平台、商业化变现的进程。第三类,我个人认为是参与到前面两类之中的科技相关的部分,就是说会推动前面两个机会实现快速升级的以科技为基础的公司。

      吕晓彤:我觉得文化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没有文化;第二个阶段是就文化谈文化,动漫算文化,影视算文化;第三个阶段已经是全面融合的文化,好的餐饮、好的酒店,好的空间都是文化。现在很多酒店都在打一个概念。融合将来是一个大趋势,不要就文化谈文化,这是第一。第二,年轻对这个时代的理解,对个性的理解完全不一样了,70、80的人演讲完了,为了证明自己是大腕,有事没事都得走,他不走反而一直坐在第一排就不算大腕了。但是,现在的年轻人是吸引他的东西就坐下来,不吸引就走了。现在年轻人的文化观已经全面改变了,所以年轻人的潮流是我们需要关注的。

      薛宇宁:对于投资人、创业者都是一样,短期是活下去;中期是给自己多少建立一点壁垒,对文化行业来讲,不是说多签了几个冰冰就有壁垒;长期来说,一个特别大的建议就是科技化。第五次科技革命一定会来,文化行业也不会逃掉。

      申晨:一个好的文创、一个好的IP每5年就对外换一种语言架构和思维方式,这样才能保持自己的IP能够长期的跟适龄的人保持一致,而不是被淘汰。

      马可元:未来会不会有长青的文创企业出现?肯定有。我喜欢一句话,叫做“出发之后凡是到过的地方都是昨天”。观之文创产业,得到了不该得到的会失去,只有忍受了不该忍受的才能得到。

          太阳城,澳门太阳城,太阳城娱乐
    
    澳门太阳城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蜀ICP备13026650号-1 电话:0731-85462505
    地址:长沙市岳麓区银杉路31号绿地中央广场6栋33F
    邮编:410013
    网站地图